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
精彩书评

于兆文散文密码:情感之美、悲剧之美、浩气之美 ——评于兆文散文集《梦是疼醒的思念》

新闻来源:张晓林 浏览次数:

 

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阅读于兆文散文集《梦是疼醒的思念》后,我觉得兆文是位系念苍生,关心民众疾苦之人,也是位有个性、有责任,有担当的作家。他的散文不靠胡编乱造来吸引人,也不靠煸情来打动人,而是带着深沉的忧思,用笃诚的良知,在农村与城市,过去与现在之间不断转换场景,写自己亲身的经历,人生的体验,现实的关照,无论写自己的父亲、岳父、大哥、二哥等,还是写亲身经历的人和事以及底层的民众,都蕴藏着厚积的感情,真切的力量,慈爱和悲悯的情怀,最终使他散文具有情感之美、悲剧之美、浩气之美。

情感之美

以往我们谈论散文时,常常讲散文要有真情实感,却忽略了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。统览古今中外的传世之作,往往都有天地之心,至真至善至美之情,悲悯的人文关怀和情怀,只有心志与情愫的真诚,才能淬炼成超越时代的经典,这是一切文艺所遵奉和恪守的精神圭臬与美学法则。兆文散文的情感之美,体现在他对永恒之情的追求上,体现在他人学的审美向度上。这是他散文总的基调。读他的散文,能让人读出“草木蔓发,春山可望”的怦然心动,读出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的久久不能平静,读出“恨别鸟惊心,感时花溅泪”的唏嘘,给人以一石击起千层浪的艺术感染力。

《梦是疼醒的思念》写的是亲情。作者怀着对父亲无比的深情和思念,用细腻的笔触,写出父亲做了一辈子豆腐的平凡人生,也写出父亲如豆腐一样洁白的品质。伤痛之情,在“唯有梦,才能让我继续拥有着父爱。对于父亲,梦是一种存续的爱,是一种疼醒的思念”中,蕴含着无限的悲思和绵绵不尽的回忆。

《爱还在,你已离开》写的是友情。该文虽然没有华美的语言,也没有什么高大上感人事迹,作者通过与金元的交往,写出一个注意外表,表里如一,豪爽正直,幽默风趣,拼命三郎又富于责任心、事业心和爱心的人物形象。斯人已去,作者在“时光的门楣上,万千亿念如风铃般脆响。一切美好的往昔和他的名字一样,富有而神伤,温暖而苍凉”的情意化的追忆中,写出了同学之交,同事之情。

《林徽因》写的是爱情。在林徽因情感的世界里有三个男人,一个是多情浪漫的诗人徐志摩,一个是建筑大师梁思成,一个是学界泰斗,为她倾情倾心终身不娶的金岳霖。作者用诗性的语言,在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最美人间四月天”的神话里,写出人间一段旷世的传奇和唯美的爱情。在《初恋,缘如初见》中,作家以一颗坦诚之心,在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”中,写出初夏枝头花瓣初绽的单纯以及早逝的伤痛和苦涩,并借用林清玄的一句话,表达对失去的爱的无奈与叹息。

在《你是我的兄弟》《病友》《沙庄纪事》《醒在梦里的尊严》等文中,作者以走心的文字,含情的笔墨,生命的温度,在低回起伏的节奏中,通过特定人物,场景,情境,以仁爱之心,慈悲情怀,“为人民抒写,为人民抒情,为人民抒怀”,写出自己对底层民众的关心和同情,具有强烈的时代感,时代意识,也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和美学内涵。

悲剧之美

兆文散文的悲剧之美,体现在人物的悲剧命运上。兆文是一个具有悲悯情怀的作家,他善于选择一些寻常人物作为自己的书写对象,通过他们具有悲剧色彩的命运进行生发、洞悉,写出他们的悲剧情结,从而引出人们对现实与人生的思考。

悲剧人物往往显示在悲剧式的结局上。“存在即事件”(巴赫金语)。《老伴,让我最后再抱抱你》一文,本是一则社会新闻,作家能跳出新闻工作者的眼光和视野,通过老人的生存状态、生活状态,“通过扩延关系联系起来的事物”,“展示其互相关系中的某种结构和它们自己的某些特征”(怀特海:《自然的概念》,南京,译林出版社,2011P138),写出老人失去老伴之后悲痛之情。不仅如此,作者还善于通过何大爷的动作、神态、心理、语言和细节等来表现人物,如“敞开怀抱,紧紧地抱着老伴,他想用他的体热给老伴最后的温暖。大娘的嘴还没有闭严,他轻轻地帮她合上,一遍遍地抚摸着的老伴的嘴唇。”“看到儿子将老伴遗体抱起,何大爷在众人的揉搓、搀扶下,花了近一分钟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。他坐了许久,手脚都已僵直,打算点一根烟,可是试了几次,打火机都没点着火。老人一瘸一拐地向车子走去,站在车门口细细地端详着车上的老伴,再次拉着她的手,语音哽咽。登车的一刹那,他的泪水再次如闸门打开一样奔涌而出,紧紧抱着老伴,大喊一声:‘老伴啊,我带你回家了!’”等,写出了生命之无常,生命之脆弱,人生之苦短,也让人感到人间有真情,有大爱。

悲剧人物通常是由不幸的遭遇引起的。前苏联新闻记者、作家波列伏依说过:“如果你要描写女主人公的眼睛了,可惜当你收集材料的时候,忘记了留心她的眼睛是怎样的颜色,这也是个问题,因为,虽然不写眼睛的颜色也过得去,但是对于人物形象的鲜明,有时候却是有妨碍的。”所谓“眼睛的颜色”,要求作家要深入到人的肉感、质感和骨感中去,来挖掘人物的内心世界。《漫天月华谁与共》讲述的是一个老妪把自己孙子弄丢的故事。作者写这位老人不幸的命运时,通过两个层面来表达,一是写她被自己儿子和儿媳赶出家门,二是写她在寻找孙子的过程中的悲惨情境。该文虽然不长,但作者通过特定的环境,特定的场景写出了老人跌宕坎坷的人生与命运。

此外,还有《儿啊,妈妈给你下跪了》《儿啊,娘想做你家的一条狗》《车库里的老人》等篇什,或以不幸的遭遇,或以跌宕的人生,或以悲惨的命运,“把有价值的东西撕裂给人看。”(鲁迅语)从审美的意义上讲,这是兆文散文的悲壮之美。

浩气之美

文以气为主。大凡优秀之作,都非常讲究文章的气韵。方孝孺认为“道者,气之君;气者,文之帅也。道明而气昌,气昌而辞达。文者,辞达而已矣。”(《与舒君》《逊志斋集》卷十一)在阅读兆文散文时,觉得他能把深厚的感情和理性的精神融入其中,为社会存正气,为人间弘美德,为人类唤博爱,从而使他的散文具有浩气之美。

在《温暖的记忆》中,作者用抽丝剥茧之法,在条理分明,一波三折的故事中,勾勒出一个蹬三轮车中年女性在失去儿子和丈夫后,既没有一蹶不振,也没有沉浸在悲痛之中,而是以一颗坚强之心,扼住命运的咽喉。读着该文,让人在听贝多芬的《命运交响曲》。从她坚强不息和积极乐观的身子,感受到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中华民族的精神。同时,从他这篇散文中,还看到“对道德关系和人性意识有着严肃的兴味关怀。”(英国文学批评家利维斯语)

《幺儿,来生还做你的爸爸》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一个父亲在女儿高考当天不幸地离去后,妈妈、大伯、单位、媒体为她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——“你爸爸接到单位临时通知,出差了,要到外地去封闭培训两天。”“‘幺儿,爸爸需要封闭培训两天,对不起,不能陪你,祝你考试成功,加油!’你的大伯用爸爸的手机发信息给你,随后立即关机。”“爸爸单位的领导亲自打电话给你,解释‘情况特殊’,必须由爸爸去,表示十分抱歉,请你原谅爸爸。”“报纸、电视决定推迟一天发消息,网络屏蔽,学校内部一律不准传播,班主任通知你不上晚自习,老师将复习资料送到你住的宾馆房间……”从这个弥天大谎中,让人感受到一弘爱的暖流在奔涌,一种无疆的情怀在弥漫,一股人间的正能量在传递……

《老人与狗》是兆文的一篇深沉之作。它通过老人与狗视角,观照底层民众的疾苦,无论从底层叙事的角度,还是从思想的价值评判上看,体现了作者的博爱之心和怜悯之情。同时,作家还对老人坚强的信念,不屈不挠硬汉子的精神进行热情的讴歌和礼赞。

总之,我从兆文具有形而下的接地气、聚人气的现场感和经验感的散文中,读到了细波微澜的个人情感,感人至深的精神风骨,看出作家深入生活,体察民意,洞察社会,思考人生的真善美情怀,也体现了他在创作中能注重人学,心学,情学,精神和道德之学的人文精神与审美观。这种引人深思,催人奋起的精神和浩荡之气,契合了陈文忠在《文学理论》一书中所讲的:“一是作家在文本中想要表达出来的审美意识,即作家立言之本意;二是读者从文本的形象中看出来的审美意识,即读者阅读之所见;三是没有被作家和读者意识到而又包含在文本形象中的审美意识,即作品形象之所藏。”(陈文忠:《文学理论》,安徽大学出版社,2007年修订版)这就是兆文散文密码所在,也是他散文的灵魂所在。

 

 


本文共分1

版权所有:江苏大学出版社



地址:江苏省镇江市梦溪园巷30号(江苏大学梦溪校区)
电话:0511-84446464 邮编:212003